新闻中心
科技创新
周岩笔下的“山外山”
  • 来源:永利检测网址APP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04

意象沙石峪之三(油画)周岩  任何一个艺术个体,只有在创作中不断化合、实验,才能塑造自己的语言风格。

油画家周岩就属于极聪慧的那种画家,她本科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,研究生师从画家尚扬,导师的文化视野、艺术理念,对画面的塑造方式以及对色彩的认识与偏好等等,都成为周岩汲取的营养。

  在题材的选取上,周岩最初画了一批有些超现实或隐喻味道的《漂流瓶》,曼妙的女子被装在了有着阔远的大地背景的宽口瓶中。

后来,进入《飘》系列,女子或行走、或浮游于有些解构意味的虚虚实实的山水之间。 近年,经过多个阶段的漂游,周岩最终在风景这一主题上安营扎寨。   周岩喜欢游山玩水。 读书时代,就随老师和同学一起去西部的甘南、青海、敦煌等地采风。

后来在学院里教学,每年春秋两季她都带学生外出写生。 初春的太行大峡谷、石头村,晚秋的燕山、长城脚下,乍暖还寒的坝上草原,乃至号称天然氧吧的南国婺源,她都曾涉足。

  然而,周岩面对风景,并不实景描绘,而是遵从内心的意趣,即使本来青翠蓊葱的视觉对象,到了她的画面上也完全成了另外一种模样山脉的形态仅仅是个参考,或是取个大概的轮廓;色彩也往往是颠覆性的,绿不作绿,黄不作黄,而是演绎成一通的灰调子,就如一块被岁月洗刷、留有苔痕的石头,上面充满了斑斑驳驳的弱橙与暗赭。

  任何艺术,因材质不同,所呈现的迹痕也自然不同。

笔法墨韵之于水墨,笔触与肌理之于油画,刀痕线划之于篆刻,都至关重要。

高妙的作品往往与这样具体而微的画面痕迹分不开。

在绘画中,周岩常常把油彩被松节油冲刷而流淌下来的痕迹保留下来,成为山体的一部分,如中国写意画一般,触物兴怀,涉笔成趣,并以此寄意遥深之状。 周岩识认于此,敏感于此,尽量保持画面上随意自然的最佳效果。   所以,她的画,既具象,又抽象;既具物质属性,亦不乏精神观照。 在这里,作者与写生对象之间完成了一种转化。

那山非山,已然溢出了特定的场域,摈弃了唯美的修辞,分明掩映着彼岸的辉光。

  近年,周岩又迷上了陶艺,并与同事和友人们一起成立了北理陶社。 日常的闲暇时光,她常常泡在陶艺工作室里抟抟捏捏,最后烧制出来的小杯小碗,那造型、那釉色,都有模有样,一如她的油画,也有着那种斑斑驳驳的色感,很有点所谓的侘寂美学的风尚。

  可以说,周岩的作品与她的成长经历、绘画体验、视觉感受有着必然的联系。 她笔下的风景,便是于她眼目所观的风景之外塑造的另外一种风景。 那风景,无关社会的痛痒,无关哲学的高深,无关生活的汤汤水水,而是远离了那些被修饰过或修饰化的辞藻,不热烈也不冷漠,不积极亦不消极,却有着纯粹而实在的视觉品貌,有着岗上风来千年过那般涤荡着岁月的质感。 (王东声)。